Friday, 19 January 2018

濁世持戒 團淨方度

【證嚴上人1月15日新店歲末祝福開示】

「今年我們以『大愛共伴有情天,寸步鋪路護大地』。用人人的分分寸寸,點點滴滴,累積了時間、人群互動,走過了過去的每一天,這都是大愛共伴,在普天之下,我們用愛鋪蓋在普天下,大地眾生。」

證嚴上人行腳到新店靜思堂,於1月15日北區第五場歲末祝福中,面對慈濟委員、慈誠隊以及環保志工,開示了身為慈濟人、靜思弟子,要以佛心師志為念,相信佛法,確為救度世間的真實之路。

天地濁氣成末劫 眾生貪欲心蒙蔽

「佛法,最大的目標,佛陀傳來的一路(以來),兩千多年,就是教菩薩法。廣度眾生是我們的目標,因為人間在這個時代是五濁惡世,二千多年前的佛陀,等於是預言著他的兩千多年後的我們這個時代,就是有濁氣很重。」

由於眾生見解受到貪欲蒙蔽,誤把生活等同於追求物質享受,過度消費與浪費,讓我們現今的生活環境,正不斷遭受破壞。

「我們的見解不單純,很複雜、很汙染的,所以叫做『見濁』,我們的觀念都是已經被汙染到了,不乾淨了,眾生已經造成了分分寸寸,無不都是汙染天氣、破壞大地,因為人的欲念是求無止盡,永遠都是不夠,有一就是缺九,只要給他一,他期待能到十;十到了,他還要求到百;百是圓滿了,他還有千、還有萬、還有億、還有兆;兆讓他求到了,願還沒有滿,他就要兆了(音同閩南語的『走』),這就是人生,求無止盡,這就是我們的見解。」

人類破壞環境,天氣失衡成為天災,復又威脅人們的生命安全,濁上加濁。

「現在所看到的許多都是天災,但是天災還未可怕,人禍更可怕,帶給了人類的命濁,生命都威脅了,這叫做『命濁』。這麼多的濁,見濁,煩惱濁,命濁,接來的就是『劫濁』,所以在這個時代,有這樣種種的劫濁,使得天下人禍而天災。」

以愛為戒眾投入 回歸清淨護身心

2017年慈濟大藏經影片,呈現了全地各地慈濟志工援助了因為天災人禍而離鄉背井的國際難民。在歐洲波士尼亞有一群青年,因為受到慈濟志工曾經的援助與帶動,發心前往隔鄰的塞爾維亞所設立的難民營中,為國際難民們煮餐。而他們投入之後,也進一步希望能夠受證,成為慈濟志工。

「波士尼亞的這一群年輕人,他們發心要求,什麼時候可以加入慈濟志工,什麼時候可以回臺灣來見師父,終於去年(2017年)由歐盟的菩薩成就他們,讓他們回來。要回來之前,他們還自己要求,要回到臺灣這樣的大團體的,自己也不能漏氣,所以要先要求訓練威儀、訓練規戒,每一天在那裡訓練端碗、拿筷子,規矩都要學習,還要學走路,怎麼左右腳走起路來整齊,他還要要求,如何頂禮——這都是他們去年回來之前,自己發心要求,這樣的培訓,訓練回來的規矩。」

上人讚歎這一群波士尼亞本土志工,明瞭了自己選擇的道路,既已發心投入,就學習融入團體。

「各位菩薩,這都是愛的能量,愛是來管理人人。其實『用愛管理』,但是前面還要『以戒為制度』。有戒,人人有這樣的規矩戒律,不都是人的生活規律都會很祥和,不只是我們的團隊需要,其實是整個社會都需要,假如我們整個社會都有規律,這個社會自然祥和。」

人人若明白了守戒的本質是為了防非止惡,人人照顧好自己的身心,在團體中就能維持整齊與清淨。

「所以,以戒為制度,以愛為管理,人與人要怎麼能整齊?怎麼讓團隊能合和互協?唯有各人把自己的本身守好,個人本身的規則就是戒,心靈的規則就是愛。以戒為制度,我們的身要怎麼做,我們的心要怎麼化解很多的無明煩惱;要不然自己起心動念,自己方向偏差,就自己製造煩惱無明,人與人之間像一個染缸,一個人的無明起,就延續到別人,一個再傳一個,就會讓整個團隊無法度,(無法)很合和互協。」

六度萬行去名相 合和互協為方向

慈濟的志工團體以合心、和氣、互愛、協力為區分,上人多年以來不停呼籲,並無階級高下的分別。

「其實進來慈濟裡面,人人都叫做『合心』;合心起來之後,彼此要和氣,才能結合起來;人人既和氣,自然就能彼此互愛,這就是很自然的道理;合心、和氣、互愛三項加起來就是力,『協』字就是三個力,第一個力是合心,第二個力是和氣,第三個力是互愛,三力合一叫做協力,大家結合在一起,三合一加起來,那叫做『四合一』。」

上人期待,人人認清四合一架構的精神方向,還要應用智慧,思考有形名相會輪換,無形精神維持不變。

「總而言之,名稱只是一個名相而已,我們對佛法透徹了解,請大家真正的合和互協,四合一做什麼事?當然愈資深,看慈濟愈多,投入愈充足,所以我們輪流不斷輪流,就是在培訓自己(的)菩薩道。」

成佛之路並非一蹴可及,《法華經.無量壽品》提及人的覺性無量,修持菩薩道要透過六度萬行,不斷循環。

「菩薩種種的行,菩薩都要輪過,做得夠。所以名相合心,為了要提拔再來的人,就要承擔這樣的責任,把他提拔了,自己還要再輪回來複習過去。現在很多合心再回來做協力,就像運動的操場一樣,不斷的(循環)。協力很重要,我一直在說協力很重要,協力總是要招生進來,所以新發意菩薩招進來,我們要給他好的法——守戒。」

防非止惡斷無明 大圓鏡智明境界

因應現代社會,人人強調自我意識,對於團體的規矩,也會有許多個人主張。

「有的人聽到『守戒』就嚇到,尤其現在的人不想被拘束——有愛心想要做好事,但是要守規矩我不要。這很多,那我們就要用智慧讓他們知道,這只是做人的根本,回溯到做人的根本,在人與人的互動,事事順暢的規則,你會生活得更開闊,生活得更輕安更自在。」

凡事只是在一念之間,清楚認識了戒的本質,防非止惡,其實也是防止人我是非,防止捲入煩惱無明,維持清明的智慧。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一念之間,一念心可以讓自己成菩薩,也是一念心不小心,那就是這一念心成為夜叉,或者是造了很大的業力,惹來了很多的困擾。這就是智識,同一項東西,讓他智識變成智慧,同一項事情,怎麼佛法落實生活,落實生活看事情,處理人與事,這與智識聰明來處理同一件事,是完全不同。」

用智慧處事,則圓融輕安,用智識來判斷,則容易陷入紛擾。

「同樣一件事,用聰明智識去處理,一定會有後患,用智慧來分析,應該都是會圓滿。總歸到大圓鏡智,就像一面鏡子,我們的心版,這一念的鏡子會擦得很明朗,很乾淨,境界分明,不會來汙染我們的心,這樣輕安自在是多麼重要。」

分秒不空慧命增 佛心師志廣弘揚

面對臺下的已受證的委員、慈誠,上人表達了殷殷期待以及憂心忡忡。

「各位菩薩,我們真正要廣度眾生,要從我們自己的心開始,如果同在那裡製造煩惱、惹無明,自己都已無明,如何接引別人?很擔心未來,過去的『這是我的幕後,今天來受證。』現在很難得聽到,這是很擔憂的事情。雖然儘管現在的人講究的是享受,因為不明道理,才會講究享受;我們向老菩薩看齊,他們的一生,分秒都是不空過的,都是爭取生命時間,來增長他們的慧命,我們要爭取生命時間來成長我們的慧命,這都是有智慧的人。」

上人提醒剛剛完成授證的新慈濟委員、慈誠隊員,要謹記「佛心師志」。

「今天的受證,胸前所掛的就是『佛心師志』。師父在五十多年前,接受到我的師父(印順導師),只六個字讓我做不完,光這六字,『為佛教,為眾生』讓我這一輩子做不完,來生來世還要再繼續,還是做不完。」

上人句句期勉:「佛法能不能在人群中,讓它弘揚起來,就要看佛教徒敢不敢憑心而出:『佛法是這樣教我們,讓我們完成智慧,成就慧命。』能這樣子,佛法才會興隆起來,不要讓師父負擔,為佛教,還要為眾生。」

http://www.tzuchi.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1718%3A2018-01-16-03-34-25&catid=59%3Adaily-speech&Itemid=576&lang=zh

Thursday, 18 January 2018

認識四門 便入真實

【證嚴上人1月12日北區溫馨座談開示】

「期待人人找回初發心,大家都很資深,資深就是要時間累積,菩薩就是要接引,接引未來無量數的菩薩,跟著時間的長河;不要有隔空,這種隔空中間就是風,想要再接好,還要一番很大的努力,大家應該了解師父的意思。」

證嚴上人行腳臺北,1月12日於新店靜思堂與慈濟北一合心區志工幹部溫馨座談,叮嚀每位資深菩薩不論時代如何演變,都要能秉持初衷,在推動志業發展的同時,也要不斷地招募新志工,讓慈濟的精神理念永續傳承。

隨身三寶與時進 引導眾生入菩提

上人回憶,在網路與智慧型行動裝置問世之前,雖然生活不如現今便利,但志工滿懷樸實的草根熱情,出門總是隨身攜帶三寶──《慈濟月刊》、錄音帶、勸募本,把握每一個因緣,與旁人講慈濟、介紹慈濟。

「這幾十年來,生活都在改變中,有一項不能改變,『初發心』不能變,因為初發心是發揮我們的智慧去選擇,選擇對,我們有智慧開始做,這是很寶貴;能夠從起點一直到我們的目標,這叫作智慧。既然叫初發心,那就是方向對了,也就是好事,何況慈濟是行菩薩道,我們是用心接受佛法,投入社會人間事,所以佛法不離世間法,所以用佛法在世間中來付出。」

發心容易,恆持難。上人期勉每一位委員、慈誠都是開道、拓荒者,皆能在人間菩薩道上前進不退轉,如此是尊重佛法,最重要也是尊重自己智慧的信念。

「過去佛陀不斷教導我們,就是要行菩薩道,過去是方便接引,現在是真實法。真實法是什麼法?菩薩法。佛陀為一大事而來人間,這一大事最重要就是要講、教菩薩法,我們現在是真實行在菩薩道;菩薩叫作覺有情,覺有情者要自許,是已經覺悟的有情人。佛陀的時代,佛陀在說過去的過去世發心菩薩,來教育我們未來應該投入做的人,要怎麼結眾生緣,要怎麼修行,是在修覺道的菩薩。這就是佛陀要跟我們說,未來佛要不斷累積因緣。」

有名具相僅方便 真理無形識轉智

天地宇宙的真理是什麼?真諦無形、無體,真理無形也無體,就如天文地理的運轉,當中雖然有許多道裡是看不到,卻都能真實感受到存在。

「你們現在說合心、和氣、互愛、協力這種名相,本來是沒有,是我們取出來的,這樣我們可以說有一個系統,有一個現在要找什麼人,誰應該要怎麼去付出。就是立一個名相,讓人與人之間來互動,只是這樣而已。但是我們人人要記得,不能離開這個真理,真理本無相,沒有名稱也沒有形象,是打從內心的誠意,我們若要誦經之前多數都有〈爐香讚〉,誠意方殷,諸佛現全身,你到哪裡有誠意,佛叫作覺,覺性就現出全身,這是大家要很清楚了解。」

正因真理無名、無形,所以在共行之前,必須確立共知、共識才不至於莫衷一是,方向分歧。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他你我,自己稱呼固定的名詞叫作我,別人給你的名詞叫作你,或者是說他……同樣是人,為什麼名稱都不一樣呢?所以佛佗教育我們,給我們智慧再深思一些,所以師父要跟你們說轉識成智,智識要轉成智慧,就懂真理,智識只是了解事相而已,無法了解真理。所以師父一直要你們顧好初心,當初那一念心是共同的名詞,我們要大家好好顧好初心;師父也常常說,我對自己就只是一項『我顧好我的初心』。」

三力協一迎入門 等第高低實誤解

五十多年前,印順導師在為上人舉行皈依儀式時所說「為佛教,為眾生」,簡單六字,成為上人一生奉行不悖的志向。

「我們隨著社會時間的名相,剛進慈濟時頭髮是烏溜溜的,不知覺一根一根的白頭髮,滿頭都是了。這都是人隨著時間相在變,也要跟你們說,任何一個人所承擔那念心不能變,名相說傳承,但還是永恆,我們不只說永恆,還要說精進。剛才看到慈誠,以前是協力隊長、組長,現在是和氣,也有這樣的,這是轉一個名詞,總是還要負擔承擔更重的責任,法要更接近,更了解,這都是我們要承擔,這是要更寬,展開更寬。」

志工的生命經歷與外在形象隨著時間而增長、改變,在四法四門四合一的架構中,也會隨著運作需求調整位置,但始終不能變的,是最初選擇投入慈濟志業的那份清淨無染的菩薩心。

「其實要說協力,應該就是回歸源頭,那就是還是要有合心、和氣、互愛陪伴協力,為什麼呢?協力是在第一個門檻,任何一個慈濟人都要從這一道門進來。它是三個力加上去,就是合心、和氣、互愛加起來就是協力。這四個名稱其實結合起來是一項,所以師父一直跟大家說,人人進慈濟來都是叫作合心,這不是高低,我們是這樣的秩序。合心,合人間的心,要和社會的氣,結合起來合心、和氣共同度化眾生,這樣才有辦法淨化人心,這是大家共同要用的法,希望你們要記得。」

凡塵既醒莫復睡 與他無爭度眾生

在五濁惡世中,眾生剛強難度,難調難伏,因此要發揮初發心的誠與情,把握每一次菩薩招生的因緣,才能緩和天災人禍所帶來的傷害。

「風調雨順,唯有人生調和,這要靠人間菩薩。佛陀理想的菩薩世界,就要先讓人人覺悟,覺悟就要入人間,就是有情,不光是說道理,還要做事,要事相圓滿,與人無爭則人安,與事無爭則事安,與理無爭則理安,也是與世無爭則世安,這就是事理的世界,世間要事理圓融,總是人要去合和互協,這是需要我們好好去調和,人人要很體會、很了解。」

上人續言:「以前是我們度的眾生現在叫覺有情人,這樣的覺有情人不要再讓他落回去做芸芸眾生,我們還是希望他覺悟、了解、體會,換他也來度眾生。一方向上求佛道,一方面叫做下度眾生,這叫做覺有情。覺有情,這三字是這樣,覺就是求道,度眾生這是有情人,這樣了解嗎?」

http://www.tzuchi.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1714%3A2018-01-15-04-37-51&catid=59%3Adaily-speech&Itemid=576&lang=zh

Wednesday, 17 January 2018

佛教徒好做,菩薩道難行

共修精進統合觀念,精神理念不可散失

與志工互動,要用心調整、導正其偏差的心態;過去因為各自的執著與習氣,無法與人相合,走入了慈濟,就要學會與人合,這是慈濟的特色。「若是帶者習氣來慈濟,要與原本不相識的人合力做事,難免會起磨擦;若能與原本不認識的人,互動如一家人,才是真正成功。」

談及慈濟活動規畫原則,上人教師兄姊照顧好慧命,慈濟辦活動不只是辦得讓大家高興就好,要有法、有精神,精神理念不可散失。每一次辦大活動,事前要慎重籌畫、要有精神的凝聚;對的事,要穩定地做、堅持去做,久之就能受肯定,也能帶動人一起做。資深者守好慈濟的精神理念才能將新進者、年輕人帶往正確的方向,做出典範,帶人跟進。

「雖然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但我們已經有法脈與宗門,若是做事的人觀念有誤,卻一意孤行,我們差毫釐,後面的人就偏於千里,因果承擔不起呀!」

恭讀 衲履足跡 2017年【夏之卷】第408~409頁

佛教徒好做,菩薩道難行

「我們付出在前,而且付出無所求,可是他們感恩、尊重,有心回饋。所以不只是在特定節日展現佛教形象而已,要長年累月走入人群運用佛法,讓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透過慈濟人言行,在他們心目中樹立起佛教形象。」

上人期勉師兄姊,大活動後,優點當然值得稱讚,但是有缺失也要確實改進;事前謹慎,事後要檢討。

「經常共修精進,統合彼此觀念,否則只在活動時很熱情,但大活動一年只有幾次,平時就要凝聚道氣,不然終歸鏡花水月。大活動就像吃大餐,該注重的是平日三餐,要吃得營養均衡;否則三餐不營養,只靠大餐補充是不夠的。」

「師父一向對弟子沒有其他要求,只求大家有菩薩心、菩薩行,修行要有成就;實在很不捨弟子這麼久還是迷茫無明,來生還是流浪在六道,不知何去何從!希望大家真誠為慈濟付出,師父不需要你們物質上的供養,你們精進聞法、合和互協,就是對師父最大的供養,如此師徒之間的慧命才有交集,不是彼此應酬的『交際』;我們慧命有交集、能融合,將來才能在菩薩道上續法緣。」

「佛教徒好做,菩薩道難行,若有決心行菩薩道,就要守好法脈與宗門,使之長久延傳,否則很快就流俗、被同化了;即使還看得到佛教形象,但內涵會慢慢喪失。希望大家為未來設想。」

恭讀 衲履足跡 2017年【夏之卷】第411~412頁

Monday, 15 January 2018

控制欲是很難撲滅的火

她抱怨,孩子都不回答她,她很難做決定。

被問到,是什麼事孩子不回答,請她舉例?
這件事、那件事…,她一一說著。講著講著,她慢慢把孩子心裡的可能的意思透露出來。

更直接一點問她,如果她是孩子,她會怎麼回應她的問題?

這下,答案慢慢浮上檯面,她大部分都知道孩子要什麼,但是她不一定接受,所以最後大都依照她的想法做。甚至有些孩子清楚回應過,只是她都予以反駁,然後要孩子再想想看…

照她這麼操作,孩子只能講出她想要的答案啊。再講白一點,她只是要孩子表達出來,替她心裡的答案背書而已。

如果孩子表達了,剛好跟她想的一樣,她就想辦法讓孩子覺得,她有給孩子做決定的空間。如果孩子的答案跟她想的不一樣,她就開始鋪梗、設障,眼前便出現一條她要孩子走的路,只有這條路,孩子不照這條路走,就是孩子的錯。

那這樣,都乾脆她自己決定就好啦,幹嘛問孩子?孩子回答她,不是更麻煩嗎,結果還是一樣啊?講的跟她想的不一樣,就要承受她給的壓力,然後又只能按照她的要求做,誰要這樣多此一舉?

照她的邏輯,她是聖潔完美的媽媽,有錯都是孩子的錯。在數落孩子的同時,暗暗地彰顯她是多麼地付出、多麼地為孩子想,她是很陶醉在自己塑造出來的形象裡嗎?

控制欲是很難撲滅的火,因為當人不知道怎麼從自己身上找到價值的時候,控制他人,便可能成為價值來源之一。那萬一,有人要確立自己價值的唯一方式,是要藉著控制人來達成,那把火不管我們想怎麼撲滅,它都有辦法死灰復燃。

控制欲會帶來安全感的假象,然後站在權力的高位,又有優越感,特別是被控制的人,有了一番成就之後。自己做不到的,再由孩子來彌補,這種滿足價值感的方式,相對容易輕鬆。

不過,現代資訊發達,我還是感覺有希望的,雖然控制欲強的人,自覺也弱。如果當著她的面講,會很像指責,她的抗拒會很強。可是,把控制與價值之間的關係,一次又一次地用文字剖析,她偶爾就能讀到的話,她就有機會在跟孩子之間的關係有挫折的時候,試著理解自己,試著找回自己,試著為自己活。

只要她多一點擁有自己的生活,就不需要什麼都緊緊抓著不放手。她以前只知道用控制人的方式活,她如果能試著一點一點放手,知道這樣沒那麼可怕,她擔心的事,發生的機率沒她所想像的那麼高。

那麼,那種久違的輕鬆自在,我們大部分人在童年本有的喜悅,就有機會能找到路回來。

https://www.facebook.com/Psychologist.Hung/?hc_ref=ARR_5IV1WH0YiHis3A-Fsd3VPbciyq1ALSMjGxAsARUV_n8JfSQspY3j1zKINhIX3dc&fref=nf&pnref=story


Friday, 12 January 2018

和相處舒服的人在一起

:淨空法師

其實每個人都不傻,只是大家都喜歡簡單的相處方式。有什麼話,直白的說就好;有什麼感情,大方地相處就好。

人到世上走一遭, 總會遇到一些喜歡的人和不喜歡的人。有些人,和他相處得很累,就不要繼續相處了,和誰在一起舒服,就和誰在一起!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體驗:

與有些人聊天,總是覺得興緻勃勃,意猶未盡,哪怕心中有再多的煩惱,也彷彿跑到了九霄雲外,時間總是一下子就過去了,真盼望着下次再和他聊天。

與有些人聊天,卻是一直無奈地聽對方不停抱怨,從工作說到生活,從朋友說到家庭,從過去說到現在,再到將來,從自己說到社會國家,好像他生命中的一切,就沒有令他滿意的。你本來大好的心情,也會被他弄得烏雲密佈,說不定再也不想見到他。

和舒服的人在一起,你會覺得舒服又隨意,即使默默不語感覺也愜意。

遠離消耗你的人

和一個能讓你變得更好的人在一起,很重要;而和一個能讓彼此都變得更好的人在一起,更重要。

假如你認識到自己的正能量不足以強大到能夠抵禦負能量時,要先學會遠離負能量。

別和玩心眼的人在一起

處處都是心眼的人,一般都是自私之人,你給他一顆糖,他要懷疑成炸藥;你借他一把傘,等你的世界狂風暴雨他也不會歸還。他不會考慮你的感受和想法,他只在意他自己的心情與否。

培根說:虛偽的人為智者所輕蔑,愚者所嘆服,阿諛者所崇拜,而為自己的虛榮所奴役。

虛偽的人習慣了說謊和諂媚,他在你優秀的時候假裝對你好,在你需要幫忙的時候卻消失得無影無蹤。虛偽,就是友誼的毒藥,伴上這樣的人,容易一無所有。

還有愛算計的人,愛挖苦你的人……人活了幾十年,什麼人都會有,不是所有人都會平白無故地友好對你,所以,如果和這些人相處得累了,不如就再也不相往來。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其實很簡單。朋友也好,家人也罷,喜歡就在一起,累了就躲遠,誰也不要勉強誰。

和懂得孝順的人在一起

一個真正孝順的人,必然懂得責任,懂得思考,懂得珍惜,懂得感恩,這樣的人最可交。父母是給自己生命的人,如果連父母都不能孝順、不懂尊重的話,何況是其他人?

和談得來的人在一起

不要再和那個你說東,他非要說西的一起聊天,因為他根本不理解你。談得來,是兩個人交往的基礎,談得來的人,才明白你的興趣、你的喜樂,彼此才能找到人生的樂趣。

和支持你鼓勵你的人在一起

有多少看似鐵一樣的關係,最後都變成老死不相往來。交往,不是牟利的工具,要找一個懂得欣賞你、支持你的人。你做錯了,他明白你的委屈;你成功了,他懂你的不易。

和真誠善良的人在一起

不必為了權利、事業、錢財,去結交一些狐朋狗友。真誠的友誼,才有存在的意義,真誠的人,才會關心你的想法和前途,斯人若彩虹, 遇上方知有。結交一個對你有益的人,永遠都不晚。

其實每個人都不傻,只是大家都喜歡簡單的相處方式。有什麼話,直白的說就好;有什麼感情,大方地相處就好。

人愈老,愈能明白歲月的無情和苛刻,能遇上一個合適的人,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所以,和誰相處舒服,就和誰在一起,不必糾結他的胖瘦高矮,也不必糾結他的錢財背景,如果對你好,就不要輕易錯過。

朋友不在多少,真誠就好;家人不必富有,團結就好;愛人也不需要多浪漫,疼你就好。

http://www.master-insight.com/%E5%92%8C%E7%9B%B8%E8%99%95%E8%88%92%E6%9C%8D%E7%9A%84%E4%BA%BA%E5%9C%A8%E4%B8%80%E8%B5%B7/

Thursday, 4 January 2018

謊言的哲學

■ 李怡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習慣說謊的政治人物,或對不停重複的同一謊言極感無奈的人,都似乎無法不同意這句話。

說這句話的,相傳是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引述他一段類似的話,內容卻大不同,他的原話是:「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這說法就符合事實了。謊言就是謊言,怎麼可能因為說一千遍就變成真理呢?謊言被許多人當作真理的原因,是不許人戳穿,或沒有人戳穿。

自從中共在1958年發起大躍進和全民煉鋼以後,我就再也不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話。「下愚上詐」是中國千多年的國情。首先,民眾都為自己的生活奔忙,無暇去了解分析時政;其次,如果信息來源單一,又不許人戳穿的話,即使再智慧的群眾也只能是愚民。

中國大陸上述兩種情況俱備,民眾自然就會緊隨反帝愛國的謊言。自689以來的港共政權,以為「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但遇到香港仍然保有某程度的信息多元,言論自由,於是謊言一再被揭破,民望走低是理所當然之事。言論自由實在是揭破謊言的重中之重。

說起戈培爾,他雖然是納粹黨以意識形態欺騙民眾的主導者,但他不是蠢人。他出身勞苦家庭,用獎學金完成哲學和文學博士學位。他曾經夢想當一個小說家或者記者,如果不是遇上希特勒,文學世界也許會有他的一席之地。加入納粹黨以後,他的才華得以充分施展,很快就成為納粹黨內僅次於希特勒的二號人物。憑藉廣博的學識和超凡的口才,他被人讚譽為「宣傳的天才」,「創造希特勒的人」。而隨着納粹敗亡,1945年5月1日,年僅48歲的戈培爾和妻子將他們的6個孩子毒死,然後讓黨衞隊員從背後向他們開槍,追隨一天前自殺的希特勒而去。

戈培爾留下許多名言,有些居然被後世的獨裁者或繼承或無意識地仿效。比如這一段:「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如此厚顏無恥……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建造共產主義美麗天堂,15年趕上美國、7年超過英國,解放全人類,2000年全球實現共產主義……都是彌天大謊,卻讓當時幾乎全國民眾深信不疑。

戈培爾其他名言:「宣傳如同戀愛,可以做出任何空頭許諾。」「即使一個簡單的謊言,一旦你開始說了,就要說到底。」「宣傳的基本原則就是不斷重複有效論點,謊言要一再傳播並裝扮得令人相信。」

戈培爾堪稱謊言的哲學大師。現代的政治說謊者無哲理可言,根本不在意謊言效果,總之以強權硬撐「謊言九鼎」。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104/20264287

Tuesday, 2 January 2018

松静自然,恬淡虚无

我在两年前报名练习鹤翔功,是第35届的学员。

大约在八九年前,感觉身体开始出状况,当时也不以为意,只当是年纪的关系,50岁了,身体逐渐走下坡是件自然现象。

因为做环保,时常抬重,有一次不小心就扭到了腰,要休息好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

因为不知道抬重时身体所应保持的正确姿势,有时坐立姿态也不正确,因此久不久就会闪到腰,弄到腰酸背痛,那时就会去找跌打医师,或去做物理治疗。

后来一位朋友教了我抬重和平时坐立行走应有的正确姿势,扭伤腰背的次数才渐渐减少。

由于平时工作以及在家里都要用到电脑,不懂得如何爱护眼睛,结果视线愈来愈模糊,也容易感到疲累;当时只以为是因为近视又加深了,换副眼镜就没事,结果眼镜店老板在检查过我的眼睛后告诉我,他怀疑我是患上了青光眼。

当时也不懂青光眼是什么,可以到什么严重程度,去看了眼医,眼医给的眼药水,可能不适合,弄到眼睛有时红肿不堪,非常难受,医师换了几次不同牌子的药水后,才逐渐适应起来。

虽然如此,眼睛仍然容易感到疲累,起初听医师的叮嘱,不要让眼压增加,因此不大敢做运动,结果恶性循环,健康因此更差,整天就是想睡觉,身心疲累不堪。

这期间也有去看中医吃中药,但总觉得治标不治本,所以也没有继续下去。

平时还是有做环保,包括每周三的夜间环保。

每周三晚上,都会看到玉燕师姊穿着白衣蓝裤类似制服来做环保,好奇之下就问她是什么制服,原来就是鹤翔庄的制服。

老实说之前并未听过鹤翔庄,不知它是什么。玉燕师姊说鹤翔庄是属于气功的一种,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学。

于是,开新班的时候,我们就报名参加了。

刚开始练的时候,就感觉晚上的时候特别好睡,第二天醒来精神饱满,我家师姊也说我现在睡觉不会打呼了。

如今已经练了两年多,觉得精神健康都比之前好了很多;眼睛方面,觉得没有以前那么怕光,也比较不会觉得累,视力也都有改善了。

在此要感恩赵金香老师创立了鹤翔庄,让我们有机会练习保持健康。

也要感谢介绍我认识鹤翔庄的玉燕师姊,还有鹤翔庄里不厌其详的教功老师和辅导老师们,还有一起练习互相鼓励的功友们,因为有大家的耐心教导和陪伴,让练功场就像一个大家庭。

当然我还有很多可以进步的空间,所以我会继续练下去,不会中断。有机会我也会鼓励身边的朋友参与,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 化十